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我怀念的那些女同学们
我怀念的那些女同学们

09年来法国,什麽都不懂,以前一起在上海学法语的同学大部分都是女同学,初到他乡,大家都分外寂寞,所以班上的同学们也联系的还比较勤快。
  先说说雯吧,她是最先来巴黎找我玩的,估计在蒙彼那个养老的城市实在太无聊了,第一次来巴黎玩,我也就二b呼呼的带别人蒙玛特,铁塔一顿瞎逛,那时刚来巴黎不懂租房子,在93租了一个八百多得studio。地段虽然不好,但是该有的都挺齐全。
  上海姑娘觉得来巴黎玩吃我的用我的不好意思,就提议买菜回去做饭给我吃,那时刚来法国,拼命的买各种红酒品藏,看人家姑娘买了那麽多菜,我也就去店里挑了瓶二十好几的酒。
  雯个子很高至少有170左右吧,长相文静,上外法语专业毕业的,在班上法语好特别有自信,气质很不错,有点冷傲。以前在上海读书时很少和她说话,只是做过几次小组作业而已。这次来巴黎第一次说那麽多话,还给我做饭一起吃,真有点小意外。
  在厨房做饭时从背后看到她雪白的脖子和耳朵,总会让人有种心跳的感觉,只不过那时经验还是不足,既无色心更无色胆,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在提醒我,突然间我们家掉闸了,黑暗之中我只能感觉到身边的一股淡淡的清香和那略带急促的呼吸。
  可是那时候真的好傻,还没几秒钟,我就主动的打断了这尴尬的沉默,拿出手机开了灯去把空气开关扳了上去。估计是电饭煲,电磁炉这些高功率电器导致的。
  吃饭时雯就问我:你好奇怪呀,感觉你是个对女孩子对感情没兴趣的人呀。
  我慌忙解释自己在国内也谈过几个女朋友,刚到这边来也没太熟悉,还没往这方面考虑。事后想想她大概是觉得那麽好的机会我居然不下手,估计怀疑我是homo了……
  不知不觉,我们俩居然把一瓶酒乾完了,我收拾东西时就让雯先去洗澡了,洗了大概半小时我憋了一泡尿急得要死,等她已出来我就赶紧冲了进去,接着也就直接洗澡了。
  我不喜欢特别热的水,就把水调的比较凉,洗着洗着蒸汽散了些发现有一条黑色的内裤居然放在扶手上,顿时刚低头的小弟弟又抬头了。
  凑近一看,居然还是一条丁字裤,顿时各种浮想连篇,其实雯看起来还是蛮文静的不像是那种特别会玩得女生,我心想估计是自己冲进来太急了吧,她都没时间收拾自己的私人物品。
  可是我实在对女人黑色的内衣,特别是丁字裤毫无抵抗力,幻想着各种和她的场景,居然不小心就……事后想想真是定力太差,毫无远谋啊。
  洗完澡出来雯已经换好了衣服,那种粉红色的小吊带和黑色的紧身打底裤,瞬间刚消停的小弟弟又有了反应,她问我有没有吹风机,我说我来帮你吹吧,就拿着吹风机让她坐在床上帮她吹头发。
  雯的头发很密也很长,我吹着吹着就会拿手指帮她捋顺以防打结,她就闭着眼睛让我抚摸她的头发什麽也不说,时不时我会有意无意的碰到她的头皮和后紧脖子,后来看头发也乾了我就主动把她按摩头部和颈脖子,她依旧闭着眼睛。
  也就是这种沉默,突然,我就忍不住低下头去吻了她,一开始她不张口,我整个人压在她身上可能让她喘不过气来,很自然就松口了,我们的香津就一下融合在了一起,俩个人疯狂的缠在一起,从她的上身一直往下亲到了肚脐,当我把她的打底裤脱下来时,看到又是一条天蓝色的丁字裤时,整个人就仿佛打了鸡血一般。
  一直觉得女人穿一点要比全脱了要性感十倍,我并没急着把她的内裤褪下,而是先吻遍了她的全身,从最性感的锁骨,到小葡萄,再到双腿内侧的嫩肉,再慢慢游向膝盖内侧,姑娘估计没体验过这麽灵动的舌头,一直闭着眼睛享受着,最后舌头停留在双腿的内侧,但是就是不急着去触碰那最后的禁区,但是很明显感觉到姑娘已经按捺不住了,不停的扭动腰和臀部。
  最好吃的总得留到最后,我把枕头放在了她的肚子下把她整个人翻过来趴在床上,我又从姑娘的耳朵开始做最后一次的游走,当来到梦寐以求的桃花源时,我轻轻的拉开丁字裤的边缘,看着那轻柔的布料粘着一丝透明的液体,若即若离的离开那最后的处女地,我对着那美丽的鲍鱼看了好久,突然用舌头扫了下姑娘那嫩肉。
  矜持的雯终于忍不住重重的吸了口气,挑逗了几次后,我突然就把她的内裤脱了下来,姑娘发出了一小声惊叫,看着已经泛滥湿淋淋的蜜穴,我贪婪的把整个头都埋在了那令所有男人都迷恋的肉瓣之中。
  时而扫过会阴,时而不停的突进想要用舌头进到那无底洞,时而用舌头缓慢的扫开小豆豆的保护层,轻啄那个性感的开关。
  没过多久,就感觉到姑娘小腹呼吸激烈,整个小腿绷直,大腿的肌肉也不停的颤抖,我知道她到了,这才慢慢的吻回到她的脸前抱着她,姑娘不好意思地骂我怎麽那麽会玩,还以为我只是个小屁孩呢。
  有时对女人,你只要让她达到一次,打开了这个开关,后续的她整个身心就会对你打开,平时文静的同学,就会背对着你毫不害羞的坐在男人身上疯狂的扭动,传教士体位时,也会时不时地用双腿环绕着你的腰下身不断的往上顶,好几次我都快缴械了,最后当然是用最爱的doggy在她疯狂的呻吟中迸发殆尽。
  其实一直一来和女人做爱,我都喜欢先把他们口出来再开始发力,一是视觉上心里上可以得到很大的满足,二是后续工作就会更轻松,很多哥们都是年少不知精子贵,不停的消耗自己,最后不一定有好的效果,做爱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达到最后的那一刻,如果只是追求那短暂的瞬间,那完全靠玩具也可以作弊,享受过程才是我们迷恋这件事情的源动力。
  当你用心真正投入在其中享受时,你会在最后的那一刹那得到彻底的放空,而那就是我们和上帝最近的距离,因为那时我们足够忘我。
  接着写Y,也是个上海女生,说她是女生可是已经年纪不小了,个子175,外表有点小小的英气,就是不知道为什麽三十好几的人还长痘痘,性格嘛并没有这个年纪该有的那种老成。
  据其他同学说,原来她在一家法企上班是个小主管。
  想想都市中的人们,估计到了一定时候都会犯病,去寻找另一个围城。
  工作后的人和我们当时那群小毛孩还是很不一样的,当我们还在被仲介忽悠的一愣一愣时,人家已经马不停蹄的diy出国了。
  去到了法国的诺曼第大区,那个一年大部分用法国人的话说就是:老天一直在向他们吐口水。
  阴雨绵绵,呵呵,是个在家放着音乐做爱的好时节。
  期间我们时不时地用着QQ联系着,我对她不是那麽有感觉,觉得更像一个成熟的朋友,缺少那方面的冲动。
  现在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