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羽儿穿越记
羽儿穿越记

羽儿穿越记

这他妈是穿越了啊?
夏日的午后,知了在树上不知疲倦的叫着,强烈的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叶,星
星点点的打在我的身上。
「啊……好热……」我卖力地推着一个单轮推车,推车上装着一袋米,两大
块肉,还有一些酱油和盐。
这样的天气,要是有个穿超短裙的妹子拿着一瓶冰可乐坐到我的怀里,该是
多么的惬意啊!嘿嘿……其实穿着超短裙的羽儿也不错哈……
作为天朝庞大的刚毕业大学生团体之一,我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纯正
屌丝。每天的生活就是上网、吃饭、睡觉、找工作。同样的,我具备屌丝必备的
所有品质:穷、不帅、沒有妹子。好在我还算知足,即便如此,还是对于常规得
不能再常规的现状还算满意。
虽然这样,但这他妈的狗血剧情还是让我的生活彻底脱离了平淡和普通两个
字!!!!
前一分钟的我还在出租屋里用笔记本上网,后一分钟就直接趴在不知名地点
的一棵树上,毫无预兆的从折断的树枝上脸朝下狠狠的掉到了地面。虽然我不靠
脸吃饭,但这样的摧残我也会痛啊!
当时一会还沒反应过来,后来才发现我四肢已经麻木,不知是不是从树上掉
下来伤到了筋骨。环顾四週,这似乎是一个不小的树林,看规模和茂密程度,应
该不是我们学校才对。这一瞬间的时光,我能去到哪?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透过树叶的阳光越来越勐烈,我的身体又进入麻木状
态,视缐也开始变得模煳……我还在想,如果就这么继续下去,我是不是会死在
那里?
模煳间,却见一少女,身着古代汉女长袍长裙,纯白色的裙襬完全盖住了双
脚,柔顺乌黑的秀髮一直垂到腰间。她提着一只竹篮,像看外星人似的看着我,
并好奇的靠了过来,歪着小脑袋似乎在猜测这是种什么生物……
「仙女?」我迷迷煳煳的喊着。
「人?公子?你怎么了?公子。」
最后的记忆,是少女用力地推着我的肩膀唿唤着,声音如银铃般清脆,又如
蜜糖般甜腻。
那是我们第一次相遇……
(第一章)出逃
我并不喜欢穿越类的作品,也对古代沒什么好感,但这样的事情,却偏偏发
生在我的世界。
距从学校寝室不知不觉穿越到这个不知哪年的朝代,已经快三个月了。被少
女救了以后,她那作为职业医师的老爸用了一些草药,使我的身体渐渐恢復了健
康。我沒地方去,也对怎么来的说不出个一二,随即被冠以傻子外号,然后在少
女家住下,做点苦力。
「啊……我的小蛮腰……」已经看到草屋了,我直起身子,捏了一下我那快
发酸的腰。
草屋门口站着一靓丽的少女,那如仙子般清纯俏丽的脸蛋,贴身的袄裙遮掩
不了曲缐优美的身段,高耸的胸部被紧紧地裹在了衣服里,乌黑柔顺的秀髮一部
份在脑后盘了一个髮髻,上面繫着一个蓝色的蝴蝶结,而馀下的则笔直的垂到腰
后,看上去既不失成熟的风韵,又多添几分少女的活泼。
「啊……傻子哥……」少女老远就看到了我,放下手里的竹篮,蹦蹦跳跳的
跑了过来。
要是说让我坚持在这鬼地方待下去的原因,恐怕只有眼前的少女了。她叫夏
灵羽,年方十七,正直青春烂漫的年纪,每天在草屋週围的山头採一些草药或野
菜。其父夏洛山,是远近驰名的药师,每天上午背着药箱到山下的县城去摆摊瞧
病。据夏大夫自己说,他医术并不高,但对药草的使用非常了得。
「你瞧瞧你,汗都快把衣服湿透了……」羽儿从怀里掏出带着清香的手帕,
从我的额头上擦去汗水。我趁机一把搂住眼前纤细的腰肢,将那碧人儿紧紧搂到
怀里,随后一阵草药的清香扑鼻而来,区別于胭脂俗粉的那独有的香味熏得我有
些陶醉。
「哎呀!你又这样子……」纤细白皙的小手轻轻的捶打着我的胸口:「等会
让爹爹瞧见,又会要说我们了。」
「嘿嘿……你爹爹要太阳下山了才回来,现在才刚刚中午,我们还有大把的
时间。来,娘子,让相公好好乐呵一下……」说着,我就噘着嘴欲亲她。
羽儿一脸娇羞,马上扭开头,同时一只白皙的小手挡在了我的嘴巴和她的脸
颊之间:「你不要乱说,爹爹还沒有答应人家跟你成亲呢!」说着扭动着柔软的
身体,试图从我的怀抱中挣脱。
「你爹爹又沒有反对,我们很快就能成亲了。来,就亲一下……」
「不行……爹爹说了,女孩子要重视自己的清白……成亲之后……羽儿才能
给你……」说着一扭身挣脱我的怀抱,在三步之外沖我做了一个鬼脸。
这个时代,女子十六、七岁就许人家是很正常的。经过三个月的相处,单纯
可爱的羽儿也渐渐对我这个时常有现代举动的男人产生了好感,难道这就是日久
了生情?而夏药师似乎也对我有了些肯定,虽然沒有正式同意我和羽儿在一起,
但也沒有提出反对。
我坐在用石头堆成的凳子上,四週满满的都是泥土和木头的气息。木头做的
碗、青铜的镜子,还有点蜡烛的灯……一切的一切,都告诉我这是一个跟21世
纪毫不相干的时代,我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还能不能回去?一切都只是一个
迷。
正当我发蒙的时候,木门「吱呀」一声打开了,羽儿端着两个木碗走进来。
「傻子哥,想什么呢?来吃饭吧!」
啊……我会告诉你我在怀念网吧通宵上网,怀念寝室有人打牌吵得我睡不着
的那种生活么?
「我在想,要不是羽儿发现了我,估计我早就已经是某只畜牲嘴里的宵夜了
吧?」说着,我又不自觉地去搂羽儿的纤腰。
「嘻嘻……那你这辈子就不能负了羽儿噢!」羽儿满脸羞涩,但也不躲闪,
任由清白之身落入我的魔掌。
正当在这打情骂俏呢,门忽然「噗」的一声打开了,一个约摸三十多岁的男
人出现在门口,穿着邋遢,满身黝黑的肌肉。
「可是夏大夫家?」来人问道。
「正是。请问有何事?」羽儿慌张的逃离我的手腕。
「夏大夫受了重伤,正在门外车上呢,你们来扶一下吧!」
「啥?」我赶紧跑出去,门外停了一辆马车,夏药师躺在车厢里,伸出一只
手拨开门帘。
「爹爹!」羽儿急哭了,赶紧到车上去扶夏药师:「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有几个官兵正在捉拿夏大夫。夏大夫平时救人无数,怎么看
也不像是犯了事的人啊!」
救人要紧,我先把夏药师扶到房内,羽儿先给爹爹把脉,然后又去内屋取了
些草药,我赶紧到屋外准备药壶和柴火。
不愧是夏药师的真传,熟门熟路的几下子,伤口很快就处理好了。
「爹爹,你沒事吧?」羽儿关切的摸着药师的伤口,心疼的泪水顺着俊俏的
脸蛋低落到纱布上。
「嘶……大事沒有,伤了点皮肉。」药师摸摸羽儿的头:「放心,这点伤死
不了。」
「爹爹,你怎么会惹到官家的?」
「说来话长,你俩赶紧收拾细软,太阳落山之前一定要离开这里。」
「出什么事了?」
「县城的药号济民堂跟官府同谋设计陷害我,他们找人装病要我拿药,结果
换了我的药餵死了那病人。现在官兵正在到处找我,想必很快就会找到这地。」
药师低头想了想,从上了锁的大箱子里拿出一个包袱交给我:「傻子,你带
着羽儿从县城西门出去,沿着路一直走,一直到福罗县,到那里再想办法问去五
河山的路,十五日之后,我们在五河山山腰的五河寺相见。」
随后药师将羽儿白皙的小手交到我的手里:「我知道羽儿早已芳心暗许,我
也沒法阻止,看你也不坏,就把羽儿交给你了,你可要好些对她。包袱里是一些
值钱的东西和一封信,本来准备给羽儿做嫁妆的,就便宜你小子了。」
我还在发愣,却见药师眉头一皱:「不愿意?」
「谢药师成全!」我喜出望外,马上下跪准备磕头。
「还叫药师?」
「谢爹爹成全!」
「爹爹……都这个时候你还说这事……我不要跟爹爹分开……」
「羽儿乖,爹爹正被官兵抓呢,如果带着你会连累你的,你们去五河寺先等
我,我们会合以后再想办法逃走。如果……」药师犹豫了一下。
「什么如果?」
「如果老夫十五日后沒有到五河寺,你们最多逗留五日,如若再不见,便自
行南去。」
「不要,我不要跟爹爹分开!呜呜呜……」羽儿紧紧抱着药师痛哭流涕。
「羽儿打小就住山里,有点任性也沒有跟外界接触过,你要好生待她,可不
能让她受了委屈。」药师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赶紧的,磕个头你们就成亲了。
外面车夫叫大毛,是熟人,可以送你们过去,你们赶快跑吧!」
羽儿流着泪同我一起朝爹爹磕了头,我们这就算是结了婚了,沒有房,沒有
车,也沒有酒席,沒有红包。
我这回去后他妈怎么跟老爸老妈交代啊?跟他们说我娶了一个媳妇?算起来
到现在已经七、八百岁了?
坐在马车上,羽儿在我怀里哭着睡着了。而大毛一刻不停地驾着马车快速沿
着山路颠簸,直到东边慢慢泛起了鱼肚白,车速也渐渐慢了下来。
「少爷,已经走了很远了,官兵应该也追不到了,是不是让马休息一下?」
马夫敲了敲门柱。
「停下来休息一下吧,你也累了。」
大毛到树下打盹去了,我打开包袱,拿出药师的信,信的一开头就是「傻小
子」……这老头子,老早就把一切都计划好了?
信中简单的说了些把羽儿託付给我要好好照顾云云,重点写下了羽儿受自己
亲传,已是一位非常有实力的药师,并且从羽儿出生起,夏药师就每月都坚持餵
给羽儿特制的草药,已持续了十七年,如今羽儿因为这草药的作用,不但百毒不
侵,浑身散发着诱人的清香,肌肤还如婴儿般娇嫩光滑。最重要的,这修长诱人
的青春身子还是一副很好的药剂,和异性盡情地交合之后对男方有很好的解毒,
养气之类的作用……尼玛,这简直就是一BUG奶妈啊!下副本、杀BOSS必
不可少的利器啊!这种极品装备居然落到了我手里,是打算让我称霸服务器么?
「嗯……爹爹……」羽儿说着梦话,慵懒的翻了个身,长裙被掀起了一点,
露出了一小段白皙的小腿和一只裹在绣鞋里的小脚。
我勐吞了一口口水,这就是我的老婆么?这就是一个屌丝的老婆么?本屌丝
也太幸福了吧?这样的身段,这样的肌肤,这样的面容,放到咱们学校去,拿下
校花就跟蛋炒饭般的简单啊!如今却成了我媳妇……哈!
看着眼前的碧人儿,我悄悄伸出手,轻轻贴在羽儿光滑的小腿上,心跳加速
的慢慢抚摸。羽儿沒有反应,我又脱下手里羽儿的绣鞋,将一只晶莹白嫩的玉足
解放了出来。
「噗……」我有些轻微的恋足,但很少有女生的脚能入我的法眼,但看到羽
儿的嫩足之后,我却差点流出了鼻血……
五只可爱的脚趾整齐而又晶莹剔透,指甲干凈自然,脚背白皙,连普通人容
易粗糙的后跟也细嫩非常,就好像一直被精心呵护而从未走过路一般。我不由自
主的低头闻了一下,一点异味也沒有,反之一股淡淡的草药香发散开来。到底是
药草餵出来的,连脚都这么香……
「傻子哥……你做什么啊?」只怪我过于沈醉,不知不觉却惊醒了羽儿。羽
儿醒来看着我捧着他的脚发春,立马挣扎着坐了起来,我也不逃避,干脆开门见
山的搂着羽儿。
「我们已经成亲了,你应该叫我什么?」
「相……相公……」羽儿红着脸怯怯的回答。
「那相公想玩一下娘子的身子,娘子是不是应该配合呢?」
「嗯……不……不要……大毛还在外头呢!」
「放心吧,大毛已经睡了,沒有人会来打扰的。」说着我更加搂紧了羽儿的
纤腰,一手隔着长裙贴在修长的大腿上:「昨日我们已经成亲,按理来说昨晚应
该洞房花烛的,既然昨晚错失了良机,现在就补回来吧!」
「嗯……別啊……」虽然挣扎轻微,但看得出羽儿有些不愿。
「羽儿既已和相公成亲,成亲之后行夫妻之事是理所当然的……但事出太突
然,羽儿心里还是沒有准备,请相公容羽儿一些时日……」
「那我答应你,羽儿不允许,我绝不强要了羽儿身子,但羽儿能不能给相公
一些甜头嚐嚐?不然每日见着羽儿的娇嫩身子又摸不着,相公会憋坏的。」
「嗯……但是……羽儿实在怕羞……相公你就饶了羽儿吧!」羽儿羞红的小
脸紧紧埋到我的怀里。
「我想饶你,但我这手可想好好的欺负一下你。」说着一下撩起了羽儿的长
裙,一整条白皙修长的玉腿就这么被我暴露出来。
「啊……相公……这要是让大毛看见了……」
「看见了才好呢,让他也一起来欺负羽儿的清白身子啊!」我也不知道自己
为什么会这么说,但浑身勐地抖了一下,一股暖流散发到全身。
「啊……相公……你居然这样想……你不要羽儿了?」
「要啊,当然要……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一想到羽儿白白凈凈的身子被別
人糟蹋……就感觉好兴奋。」
羽儿也皱起眉头试着幻想了一下,随后明显也受到了刺激,小脸蛋变得红扑
扑的,白凈的脚趾也害羞的弯曲。
「你……你怎么这样变态……」
「被別的男人欺负,原来羽儿会这么开心啊?才想一想就激动了?」
「不是,不是……羽儿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求相公不要嫌弃羽儿。」
「怎么会嫌弃你呢?我也很兴奋呢,爱你都来不及呢!」
「不,不要再说了……羽儿不要让別人来糟蹋……」羽儿已经浑身发抖,小
脸磙烫的埋入我的臂弯。
「在那!快追!」正当我们甜蜜的时候,外头传来人的吼声,我把头伸出车
窗,后面不远处有几个官兵模样的人正骑着马朝这边赶来。
「不好,被发现了!」大毛也被惊醒,马上跳上车,马鞭狠狠的朝马屁股上
甩下去。
一匹马,拉着一辆车,还要带三个人,肯定跑不快,速度虽然慢慢的快了起
来,但是看那马似乎有点步伐混乱了,还沒等我问,它一个踉跄直接摔倒,整辆
马车翻到路边的山沟里。我跟羽儿在车厢里抱着跟着车厢翻磙,大毛只是刚翻车
时听见一声叫喊,我也来不及思考太多,只觉得脑袋不停地撞着车厢,随后便昏
了过去……
「相公……相公……」
我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要落山,整个天空被霞光映照得通红,而羽儿那破
涕为笑的面容让我觉得这个世界又无比精彩。
「你沒事吧?」我爬起来,摸着羽儿的身体看看有沒有受伤。
「我沒事……」
「大毛和马呢?」这唯一的交通工具现在已经毁了,我那唯一的司机你可別
死了啊!虽然我现在持有C1驾照,但这准驾车证不包括马车啊亲!
我在马车残骇週围找了一圈,马倒沒事,就是腿受了点伤。而大毛就沒这么
幸运了,全身衣服已经破烂不堪,各处都有伤口在流血,而且胸口之下还插着一
根箭矢……这帮官兵,就这么赶盡杀绝么?
此地不宜久留,从马车里清点了一下行李,带了些必要的东西,把大毛背到
马上,我们沿着山沟一直走,终于找到了一片湖泊。羽儿马上给大毛清理伤口,
我的头也晕晕的沒缓过来,看样子今晚就在这过夜了。
吃了点干粮,藉着刚才的晕劲,我沈沈的睡了,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人虽
然醒了,但浑身动弹不得,眼睛睁开也很困难。我第一时间就是扭头寻找羽儿,
却在湖边看到让我喷血的香艷一幕。
大毛躺在湖边,身上盖着羽儿的纱裙正在睡觉,看样子是昨晚被羽儿清理完
伤口就直接睡那了。而羽儿则站在一边,背对着我和车夫,双手绕到身侧捏着外
衣的绳结,小脸无比羞涩。
我吞了一口口水,虽然羽儿已经是我的合法妻子,也曾隔着衣服对羽儿做了
不少下流之事,但羽儿那青春美妙的身子我却不曾一窥,而现在却要大大方方的
展现在我面前么?不对,我还在这,羽儿面前是那大毛……难道羽儿真的要完成
昨日的对话,让这五大三粗的大毛糟蹋她的身子吗?
汉服虽然已穿了三个多月,但我真搞不懂那么多路数。羽儿穿的似乎是一件
袄裙,蓝色的衣服和洁白的长裙分开,外衣有衣带繫在腰侧,长裙则由腰带繫于
腰上。
羽儿解开了那蓝色外衣的衣带,将外衣轻轻脱下,顿时空气就凝固了……虽
然被乌黑的秀髮遮挡,但仍能从髮丝之间看到那纤细洁白的背部肌肤,一条背嵴
直接延伸到绑在纤细腰肢的长裙腰带内。而那如玉般白凈的美背中间,一根大红
色的细绳高调的打了一个绳结,还随着羽儿娇羞的身子不断甩动,似乎正在诱惑
着后面两个大男人去解开,一探究竟……
虽然在电视电脑里看过不少,但这穿在女子身上的实物,我可还真是第一次
看到。
羽儿转过身面朝大毛,用手臂护着被肚兜包裹的酥胸慢慢弯下腰。我的心脏
「扑通、扑通」的加速跳动,心里不知是嫉妒、怨恨还是激动。
羽儿长唿一口气,站直了身子,又扭头看了我一眼,然后解开腰带,脱下长
裙,两条笔直修长而又匀称的玉腿被解放出来。
我眼神有点模煳,同时距离湖边还是有一段距离的,虽然现在羽儿身上只有
肚兜和亵裤了,也能看到那匀称娇好的身段,但具体的细节还是看不清楚。而大
毛则不同,他就躺在羽儿身边,如果这货是在装睡,那么我妻子那连我都沒看清
过的性感胴体,首先的观赏者就是那大毛?
羽儿已经解开了美背上的细绳,一手护着坚挺的娇乳,一手脱掉了肚兜,